首頁 -杭博展覽 - 當前展覽 - 詳細
當前展覽
知白守黑:磁州窯白地黑花瓷器的演進
時間:2020-11-09 點擊率:6225

                                             

     2020年11月7日,《知白守黑:磁州窯白地黑花瓷器的演進》特展在杭州博物館南館二樓臨展廳拉開帷幕。

     本次展覽作為第五屆“兩宋論壇”的重要活動,由杭州博物館與磁州窯博物館共同承辦,向廣大觀眾展示磁州窯精品瓷器近80件。

     展覽以磁州窯制瓷工藝發展為主線,分為“匠心獨運”“化境黑白”“枕中記”三個章節,將白地黑花瓷器工藝的發展、成熟歷程娓娓道來。讓廣大觀眾在黑與白的磁州窯裝飾藝術中,更加全面地認知和理解北方民窯磁州窯的風貌與特色,感受宋元時期民間樸素率真的審美取向和生活態度,開啟一場跨越千年的古今對話。

     宋代是中國陶瓷史上一個承前啟后、空前發展的重要時期,隨著五代十國分裂割據結束,社會、經濟、文化重新繁榮,制瓷業也達到了新的高峰——瓷窯遍及南北各地,名窯迭出,為世所珍,獨具特色的瓷器品種大量涌現,各領風騷。在百花齊放的南北瓷窯體系中,北方磁州窯可謂一朵奇葩,它自北朝創始,歷經隋唐,與其他瓷窯長期交融影響,博采眾長,以粗獷、豪放、灑脫的裝飾工藝,獨樹一幟,并在宋金元時期達到鼎盛,綿延不斷。

在磁州窯豐富多樣的裝飾工藝中,白地黑花(又稱“白釉釉下黑彩”)是最具代表性的一種。展廳內的第一件文物金代白地黑花梔子花紋梅瓶即是白地黑花工藝的典型器物,其制作工藝是先在器身施滿白色化妝土,再用黑彩繪畫纏枝梔子紋,外施透明釉,梅瓶紋飾構圖簡練,筆畫神采飛揚,體現了磁州窯生動的裝飾風格,是磁州窯白地黑花瓷器精品。

       除了白地黑花工藝外,北宋磁州窯剔黑留白劃牡丹紋葉形枕則體現了另一種黑白花工藝。枕面采用剔黑留白劃花技法,在器坯上先施化妝土,再施黑彩,然后用竹木類工具劃出牡丹花紋飾,并剔除紋飾內的黑彩至化妝土層,最后罩透明釉入窯燒制。此枕剔劃花技法犀利流暢,釉黑如漆,黑、白的鮮明對比,紋飾中濃郁的鄉土氣息與市井風情,通過刻、劃、剔等技法,躍然瓷上,是北宋磁州窯白地黑花的典型作品。

      本次展覽的第三單元“枕中記”展出了磁州窯中最具特色的產品——瓷枕,其中有一方北宋白地珍珠地“福德枕壹隻”葉形枕,枕面采用珍珠地劃花裝飾,并雙鉤文字“福德枕壹隻”(福德枕一只),此枕出土于磁州觀臺窯北宋中期地層,是迄今發現的宋代磁州窯瓷枕中較早的文字枕。文字與紋樣中濃郁的鄉土氣息與市井風情,成為我們了解當時社會生活的重要實物資料。

      磁州窯白地黑花瓷器突出反映了宋元時期的民俗文化和社會風貌,使瓷器超越了藝術性的范疇,成為了深厚民間文化和質樸自由情感共同的載體,為中國陶瓷發展史創造了新的語境。

 

重點器物:

1.金代白地黑花梔子花紋梅瓶

瓶唇口,短頸,溜肩,上部豐滿,腹下漸斂,寬圈足。瓶身以白地黑花為飾,腹部繪纏枝梔子花卉紋。外施透明釉。此瓶紋飾構圖簡練,梔子花卉筆畫神采飛揚,體現了磁州窯生動的裝飾風格,是磁州窯白地黑花瓷器精品。

 

                                                               

2.北宋剔黑留白劃牡丹紋葉形枕

枕面葉形,墩座為規整的五邊形。枕面采用剔黑留白劃花技法,在器坯上先施化妝土,再施黑釉,用竹木類工具劃出牡丹花紋飾,剔除紋飾內的黑釉至化妝土層,最后罩透明釉入窯燒制。黑色深沉,白花鮮明,黑白色彩對比強烈,突出了主題花紋。此枕剔劃花技法犀利流暢,釉黑如漆,是北宋磁州窯白地黑花的典型作品。

 

                                                      

3.宋白地 篦劃 牡丹紋盆

篦劃紋有櫛齒紋、篦線紋、梳篦地劃花等多種別稱,還俗稱為 “竹絲刷紋”,是用竹質或骨制篦狀刀具,在瓷胚上刻畫出細密平(或弧)行復線條紋。磁州窯瓷器上運用的篦劃紋主要出現在碗、盤、碟、盆、瓷枕等瓷器上,且以白地篦劃花為主。這件白地篦劃牡丹紋盆上的篦劃花圖案作為輔助紋樣,裝飾在牡丹花的周邊,起到烘托主題的作用。

                                                       

 

4.金代白地黑花劃花長頸瓶

白地黑花中的繪劃花是宋末金初較為盛行的裝飾藝術。在黑彩上,用工具刻劃出筋脈,即突出了紋飾的立體感,也減少了工藝程序,從而提高產量。此件長頸瓶,葉脈筋紋刻劃有力,線條流暢,是磁州窯白地繪劃花工藝的典型作品。

 

   

5.金代白地黑花嬰戲紋罐

此嬰戲紋罐描繪了一位手持荷花,倚靠在一件白地黑花瓷器上的嬰童形象。從題材上看,嬰戲紋表現了宋金時期兒童的多彩生活,如兒童與動植物一起的情景或兒童參與體育和游戲時的可愛姿態。從畫面細節看,宋代瓷器上所繪兒童的頭皆比較大,面容和身材較為豐滿;金代器物上兒童的頭比例縮小,身材偏瘦且較為勻稱,兒童活動題材增多,畫面的流動感也增強。

 

   

6.元白地墨書“仁和館”四系瓶

四系瓶是元代北方瓷窯中較為常見的一類器物,造型古樸挺拔,頗具北方粗獷、豪放之氣韻。器物上半部施白釉,下半部施黑褐釉,在肩部白釉部分進行書寫,裝飾效果突出,別具一格。元代的白地黑花四系瓶有不少書寫文字的。其中“仁和館”四系瓶是元代磁州窯為酒館、酒樓燒制的酒瓶。

 

7.北宋白地 珍珠地“福德枕壹隻”葉形枕

此枕胎色灰白,胎質堅硬,白釉泛青灰,枕面采用珍珠地劃花裝飾,并雙鉤文字“福德枕壹隻”,文字的輪廓線內填赭褐色彩,此枕出土于觀臺窯二期前段地層,約為北宋中期,是迄今發現的宋代磁州窯瓷枕中較早的文字枕。

 

8.金代白地黑花“喜鵲登枝”紋腰圓形枕

此瓷枕采取白地黑花繪畫工藝,以極其簡潔的筆法突出表現喜鵲棲息于枝頭的吉祥寓意。圖中的喜鵲機警而矯健,栩栩如生又神采奕奕,停立在枝頭回首顧盼。喜鵲常作為民間表示“吉祥”“喜事”的美好寓意,深得百姓喜愛。

 

  

地址:杭州糧道山18號 郵編:310002號 電話:0571-87802660 郵箱: Info@hzmuseum.com
Copyright ©2013 杭州博物館版權所有 浙ICP備13012774號-1  網站建設翰臣科技
超清AV在线播放不卡无码